第一集 小李子被揍 - 影视剧本 - 星海 -浑源 唱片 后宫 模特 美女 校花 尤物 论坛 大同 皇宫影视制片网

后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27
阅读:251回复:1

[浑源七杀新编]第一集 小李子被揍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8-03-04 14:07
 故事的开始拍摄浑源风景讲述 浑源大屠杀纪念文章。
1938年2月12日上午10时,日军第二十六师团黑田旅团长命令山杉大尉带领日军300余人,突然对距浑源县城四公里的唐庄村进行袭击,军民闻讯后,立即撤出村子,隐蔽在南峪口东、西两山之中。日军进村后,封锁了村外的一切道路,逢人就杀,见房就烧,顿时全村浓烟滚滚,血流成河。日军以活人为靶子,近者屠刀劈死,远者开枪射杀。
这次暴行日军在唐庄共杀死百姓127名,占全村人口的六分之一,其中有12户被杀绝,死难者中年长者七八十岁,年幼者不满周岁。烧毁房屋350余间,烧死牲口20余头、羊300余只,其他损失不计其数。史称唐庄惨案。

以下内容黑屏打字显示。

本片为纪念在抗日战争时期流血牺牲的战士和被日军屠杀的全国百姓,望后人不忘国仇家恨,以下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类同纯属巧合。

此段用到演员有: 雷忠    武建明     刘伟伟    八一    二灵
刘伟伟 开了一家如家酒楼,     雷忠 开了一家录音棚    铃木 开了一家天天火锅店,他们三家并排都是邻居比较熟悉。
晚上录音棚的雷忠 和好友武建明 正在录音棚门口烤串儿,
雷忠走向刘伟伟的如家酒楼,说 二灵  叫伟伟一起过来吃串儿吧都烤好了。   二灵说:哎  雷忠 好的  我们马上过去,你们先吃。
天天火锅店的铃木  在外面站着,说这又到夏天了,又能烤串儿了,铃木在浑源叫八一,人称老八,铃木 主动过来拿起一根串儿就开吃了。
雷忠说:老八给你一瓶啤酒, 来 先喝一个
老八说:这小日子过的,挺好啊。
雷忠说:这东西也不可能天天吃嘛,偶尔改善下生活,还是很有必要的。
刘伟伟过来了,  伟伟说:雷忠都烤好了?
雷忠说:伟伟快来 一起吃串儿,二灵呢?
伟伟说:二灵在里面忙着端菜呢,刚刚饭店又来了一桌人,我这儿简单吃几根,还待赶紧回去。
武建明说:来伟伟 老八先喝一个吧。
伟伟拿起酒杯和了一口酒,   二灵出来了说:伟伟 做个鱼香肉丝,和回锅肉,然后二灵赶紧又回铺子了。
伟伟说:哎呀, 我待赶紧回去了,你们几个先吃,我待会儿再来啊。
雷忠说:哦 那赶紧忙去吧。  
武建明对八一说,你店里最近生意咋样?
八一说:每天都有个几桌生意还行。
雷忠说:你到是挺好,都有服务员在那儿忙着,   伟伟那儿都是亲自上阵。
八一说:嗯 ,我不忙但是待出工钱啊, 伟伟纯挣,但一家好几口人也确实辛苦。
武建明儿说:嗯   我看了下 你们这条街的饭店 这如家酒楼 确实最火了。  
雷忠说:老八  我跟你说,你那天天火锅就应该改成动动火锅,肯定更火。
几个人哈哈大笑,   武建明儿说:来来来  喝一个。



此段用到演员有:高太忠    八一    田中
一辆车子从迎宾路开进了浑源城,车里坐着一位身穿黑色中山装的日本青年他叫伊藤,
开车的是田中。
田中说:中左阁下,我们马上就进浑源城了, 这条路叫迎宾路
伊藤说:铃木长官现在哪里?
田中说:正在店里等着伊藤君呢
伊藤说:我不明白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座小县城。
田中说:学长是帝国的精英,既然司令官能邀请阁下来到这里,这个地方就一定很重要。
宝马车停在了天天火锅店门口, 伊藤和田中分别下了车。


正在品茶的司令官和看到了伊藤来到这里十分开心,他起身去迎接他。
司令官说:伊藤君 一路辛苦了,欢迎你来到美丽的浑源城
伊藤说:好久不见了伊藤君。
司令官说:来来来 快坐下。
伊藤说:司令官阁下先请, 司令官说  我们一起坐下吧。
司令官说:伊藤君我知道你一定很困惑,我为什么要派你来到这座小城市。
伊藤说:嗨,   司令官阁下请说
司令官说:伊藤君,首先我要告诉你 只有可以说出流利中文的人才能接受我们的任务。
伊藤君说:嗨
中国有着很多重要的城市,而这里就是其中之一,伊藤君现在一定很迷茫是吗?
伊藤说: 是的长官,这里只是一座小县城而已,我实在不明白他在我们的计划中占据着什么位置。
铃木司令官说:伊藤君我来告诉你,着里就是中国五岳之一的北岳恒山,也就相当于我们日本的北海道,富士山一样出名,这就是我们要控制这个城市的原因。
伊藤说:嗨   我明白了,请司令官阁下放心。
铃木司令官说:伊藤君 你明白就好,我希望你能够和我并肩作战,我们精诚合作,为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伟大明天努力奋斗。
伊藤说:多谢铃木君给我这个为国效力的机会,我会用我的生命回报祖国的。
司令官说:给你安排好了住处, 田中少佐,你去先带伊藤君下去休息吧。
伊藤说:多谢司令官阁下关心那我先告辞了。  田中点头说:再见。


此段演员   小李   武建明   曹帅
小李 和任阳 是西北第一刀手下每天就靠偷 抢跟着西北第一刀混日子,他们每天骑个摩托车慢慢的转悠着,两个每天就在城里找下手的对象。
看到武建明以后,  小李说:任阳 你觉得那车怎么样?
任阳说: 我看行
小李说:说说
那车一看就是贼赃,抢了他 量他也不敢报警
小李说:有你这话,我放心了,  就他。
任阳说:咱在哪儿下手好呢?不然还到建国中学那儿?抢了咱就跑
小李说:你以为是抢包呢,抢了就跑,这是车啊 哥,能不能容易到手还不一定呢;在城里 哪条路 我看都不行,  二哥你去新农村那条路上等着, 那儿比较偏辟。
任阳:骑着车走了。

武建明跑摩托车出租,这天他在家门口,小李子就是想找他下手,
小李说:的哥  去趟官王铺新农村待多少钱?
武建明说: 给个3块钱吧
车子在路上走着, 二棒子早已经在偏僻的路上等着呢,二棒子抽了一只烟,拿出手机看看时间。  
他看到远处的摩托车已经过来了,   任阳 拿出口袋的刀子打开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武建明开着车子已经渐渐的过来了,小李说:哥行了,就着儿。
武建明说:三块钱就行了
小李问二棒子:二哥你有三块零钱没?
任阳子说:我哪有啊,
小李说哥没事儿,我有,我给你找找,  小李说:哎呀 哥找到了,给你
话音刚落,小李的手从摩托车上把车钥匙 拿走了, 武建明这时候吓了一跳。
只见二棒子 拿出了刀子:哥   这车 归我了, 你愿意的话 就走吧。
武建明吓坏了说,兄弟们没事儿,一个车而已, 兄弟们喜欢拿着玩儿吧,  有时间,兄弟请二位吃饭。
小李子说:哥 没事儿 我们就先走了, 您联系一下朋友过来接接你, 实在不好意思了。

此段演员:雷忠    武建明    刘伟伟
武建明给雷忠打了一个电话,武建明说 雷忠你过来接下我
雷忠说:好的,你在哪儿呢?
武建明说:我在上官王铺新农村的这条路上,你赶紧上吧
雷忠找到隔壁邻居刘伟伟说:伟伟开你车跟我上趟官王铺新农村那边。
伟伟说:行。
伟伟问:雷忠 上新农村那边干什么去?
雷忠说:刚刚我一个同学 打来电话说让我赶紧上去一下。
在车上坐着的雷忠说: 伟伟 我看到他了,在那儿呢
伟伟说:好的。
武建明正在路上向下走着,车子一停,武建明上车了。
雷忠问:武建明今天你摩托车呢?怎么没骑车啊
武建明说:车子刚刚被两个人给抢走了,先别说了,先回你铺子吧。
伟伟 和雷忠 都不再说话,  车子到了铺子门口停下了。
雷忠说:伟伟那我们先下去了。


此段演员:雷忠  武建明  曹帅   小李
进了铺子以后雷忠问武建明说:你知道不知道谁干的?  
武建明说:不知道
雷忠说:你报警没有?  
武建明说:不能报,我的车子买的是贼赃,报警也没用,闹不好还罚款呢。
雷忠说:浑源县这些个坏皮, 唉 我真是服气了。是在哪儿拉的那些人?
武建明说:就在家门口那儿。
雷忠说:车一订待拿回来,没事儿 你别难受,肯定能找到,他们既然是干这个的,肯定都是每天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这几天我跟你在街上找,找到以后好好揍那帮狗日的。
武建明说: 今天实在有点儿太突然,一个人打我车,我送到地方的时候,就被把下了车钥匙,另一个拿了一把刀子。
雷忠说:行, 咱从淘宝上也买几把。大的小的都买,我现在就买发顺丰肯定快明天就能到货  武建明儿没事儿。
武建明说:咱不然现在就赶紧到街上找找吧,时间长了我怕他们把我车给卖了。
雷忠说:行,那咱赶紧走吧。  
找了 好多地方, 武建明终于在一个地方看到了那两个人
武建明说:雷忠  你看那儿  就那两个  吃烟那个,另一个在那儿躲脚看到没? 我的车也在那儿呢。
雷忠说:行  我看到了,   你先在这儿等着,我过去看下张什么样子。
雷忠  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 看了一眼 两个人,  说:兄弟借下火儿
任阳 拿出打火机给了雷忠,点完以后,雷忠说:谢啦兄弟。
雷忠吃着烟走了 头低着,两个眼睛狠狠的看着前面,  走到武建明跟前说:行了,我记住他们了,就算车没了,他们也一定待给我拿出一万块钱来了,不然这事儿不好解决, 武建明儿你放心吧。
武建明儿说: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雷忠说:等他们回家的时候 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武建明儿你现在回我铺子拿两件衣服,再去日化店买几盒有色彩的颜料,就那种戏子脸上抹的。 我在这里看着。
武建明说:行  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我快去快回。
雷忠说:你骑车下来 速度快点儿。
武建明说: 知道了。


天色渐渐变暗,
武建明骑着雷忠的摩托车在远处停了下来,走到了雷忠跟前。
雷忠问: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武建明说:都拿好了。
过了一会儿小李子 和 任阳两个人到了西北第一刀的铺子 聚贤酒庄
后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27
沙发#
发布于:2008-03-05 17:18
此段演员:雷忠  武建明   小李   华北第一刀  曹帅
西北第一刀,手拿这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 品了一口。
两个人走了进来,  西北第一刀没有看他们。
小李子说:刀哥
西北第一刀还是没有看他们,   他看着杯中的酒说了一个字:说
今天我们抢了一辆摩托车,  摸了一个手机   还有 一百来块钱,刀哥您看怎么处理?
 车子你明天早一个摩托车修理铺卖了把钱拿回来给我,这些钱和手机拿走,你们分了
小李子说:谢谢刀哥。
华北第一刀说:走吧。
小李对任阳说:任阳,跟刀哥混有肉吃,然后走上了摩托车,两人分别各回各家了。


此段演员:雷忠  武建明   小李
在角落里 雷忠和武建明 两个人偷偷的看着骑武建明车的那个人,他就是小李子。
小李子骑车边走遍唱歌,车子走的很慢很慢,小李子今天心情特别好。
雷忠他们两个一直在后面跟着,  雷忠说:我靠,这货走的太慢了,我待一直捏离合,就这速度咱车肯定熄火儿。
武建明说:看样子他要向那条路走,咱们超过去先走,过去等他。
雷忠把跑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雷忠说:武建明儿 把衣服拿出来 赶紧换了,  待会儿他过来的时候把颜料摸在脸上,现在别摸免得吓到别人,过来再摸。
武建明说:摸这个干啥,麻烦
雷忠说:还是摸上吧,那帮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咱省的日后有麻烦。

小李子 唱这歌 渐渐走过来了
雷忠和武建明都已经换好了衣服,脸上画了花脸,看到唱歌慢慢悠悠的小李子,雷忠是气不打一处来啊,直接就是一句你狗日的,挺自在啊,一脚躲在了摩托车上,小李子和车一起趟在了地上。
小李子有点儿搞不懂什么情况,坐右看看两位,说:哥们儿什么情况? 是不是没看清楚我是谁?
你们听过丁力吗?
雷忠说:阿力是吧?   没听过
我告诉你们:现在 立马拿出一千块钱 咱啥事儿没有
雷忠说:兄弟,你有没有觉得你貌似长的很像一万块钱呢? 狗日的
小李子:从地上拿起一块儿砖头,直接冲上去就是一拍
雷忠捂住头向后退了几步
地上瞬间一点滴的在滴血,小李子的砖头变成了两半儿,雷忠也冲地上拿起一块儿砖头,上去回了一句我超尼玛。
小李子的头上也开始流血了,小李子又是一转头,我超尼玛,雷忠又回了一转头,我超尼玛又是一砖咋了下去。
小李子又要拿起砖头打的时候,一旁看着的武建明儿才缓过神了,直接上去就是一脚,把小李子给踢倒了,然后上去连续打了几拳。
武建明儿用手指着小李说,兄弟现在能冷静吗? 小李点头,武建明儿这才送开手。
雷忠说:你狗日的,我跟你说,这车现在归我们了
雷忠 和武建明骑车离开了, 到了停车的地方,雷忠问:你看看那货有没有跟过来。
武建明看了看 没有, 那货都被打成那样了,估计他现在走路都够呛。
雷忠拿起电话打给了一个医生,白医生 你马上到我铺子来一下,我头碰破了,
雷忠对武建明儿说:走赶紧送我回去先。
武建明说:那你车呢?
雷忠说:你先把我送回去,你待会儿过来骑车吧。
赶紧先把衣服换了脸擦一下。


此段演员:雷忠  武建明   孙俪
雷忠他们进了铺子以后两个人坐着,都还没有说话。
医生来了,武建明说:白医生你先给照顾一下,我出去往回开下车。
白医生说:好的  小武你放心去吧,这儿没事儿 有我呢。
武建明 儿出去了。

白医生给雷忠开始处理伤口了, 白医生说:雷忠最近你这里生意怎么样啊?
雷忠说:不怎么样,勉勉强强还行吧。
白医生说:我觉得你可以再发展点其他项目,广告之类的。
雷忠说:嗯 等等再看吧,我为了开录音棚 没少贷款,现在闹其它的还不行。
白医生说:哦   是啊 钱都难挣。
雷忠说:白医生 你怎么过来的。
白医生说:我打车过来的。   嗯  给你包扎好了,最近就先不能洗头了
雷忠说:啊?  
白医生说: 啊什么啊,  谁让你不小心的,下次要注意了。
雷忠说:白医生多少钱啊?
白医生说:30块就行了。
雷忠从口袋拿出30给了白医生。
这个时候武建明也从外面回来了
白医生说:小武回来了?
武建明说:嗯  是的,包扎完了?
白医生说:嗯 完了, 好好照顾他吧
白医生说:最近别吃辣的东西了,少点儿活动 容易上火,你好好休息吧  我走了。
武建明儿站了起来 说:我去送下白医生。
白医生出门儿后对武建明儿说:行了,回去吧。


此段演员:雷忠   武建明
武建明儿说:雷忠 你有没有照镜子   你头上现在就像套了一个过捞子。
雷忠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啊,你也知道,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情和人打架过。第一次打架 还是升初中考试替杨柳那次,  你们说杨柳妹妹考试作弊被谁谁谁举报了, 我直接带上你们拿着皮条就上,我那儿闹开了,结果你们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那个杨柳反儿变成了却架的了。
武建明儿说:嗯  这事儿 我记得。
雷忠说:那次 我记得咱们兄弟几个之中 是你还是谁我记不清了,竟然还有人给我递刀子呢,现在想想太可怕,知道我那次为什么没要那刀子吗?
武建明儿说:你是怕伤了人?
雷忠说:不是,我是觉得啊 刀子太小了,我那大皮条中指头 这么粗,一米长,当然是我这个更有杀伤力。
小学时候咱学校最厉害的就是隔壁班那个土匪,他抢你洋片儿,你告诉我, 我二话没说过去帮你找土匪去要了。
武建明儿说:嗯小时候一起经历的事情,我也都记得。
武建明儿说:雷忠 我跟你说个事情,你别不高兴,我觉得这对你以后有好处。
雷忠说:那你说

武建明说:就刚才你和那个七杀打架的时候, 我觉得你那样打的话很危险
雷忠说:哪儿危险了?
武建明儿说:你看 嗯  刚才   它拿起砖头,如果你当时看到了 完全可以跑掉,这样即使他扔砖头受伤也轻点儿,你刚才那样子,简直就是在比谁的头更硬,他打你一下,你打他一下,  他再打你  你又打他,  你说这样不是傻吗?  你完全可以一脚把他踢开,下手重点儿直接让他没有还手能力。    
雷忠说: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刚才要不是你那一脚,我真能和那兔子一直砸下去。 对了,我和他对砸的时候,你哪儿去了?  要咱俩一起干 就那孙子能打的过咱两?
武建明儿说:我长这么大,也几乎没打过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傻样的人,那货也是太突然了,当时我一下子给愣住了,没反应过来。
雷忠说:还好不是刀子,不是枪,要你这反应 我今天直接就升天了。
武建明说:雷忠 你觉得那货能不能找到咱们?
雷忠说:应该不能吧,咱都换了衣服,脸都画成那样了,我觉得不可能。对了 武建明儿 最近这两三个月 我看你的摩托车,你就先别骑了,万一被那孙子再看到肯定能想到是咱干的,就是下次再骑你待把车子弄的和以前有点儿不一样,省的惹麻烦。


此段演员: 小李    曹帅
第二天:小李子 给任阳大了电话,阳哥 你过来接我一下
任阳说:你摩托车呢?
小李子说:唉!真特码的倒霉,做晚上被流氓给抢了?
任阳说:流氓?还有比你更流氓的人呢?
小李子说:你别特码的废话了,你到底能不能过来? 就这样 过来说吧。
任阳骑车过来小李子就站在路口
任阳笑着说:我靠,力哥,这特码是谁把你整成这样了?
小李子说:超,  昨天遇到俩傻比,下手特码的一个比一个狠,我靠,别特码让我知道是谁,让我找到那俩狗日的,我非废了他们。
任阳说:力哥  那车都丢了,你打算和刀哥怎么交代啊?
小李子说:反正车是咱俩闹来的,大不了再闹一个呗,我都成这样了,刀哥总部能再揍我一动吧?
任阳说:那待会儿 你跟刀哥说吧,我可怕刀哥揍我一动。
小李子说:行了行了,你就别在这瞎比比了,赶紧带我去刀哥那儿吧。


此段演员: 小李    曹帅  华北第一刀
阿刀坐在酒吧太的椅子上, 眼睛冷冷的看这小李子,说吧 怎么回事?
小李子说:昨天晚上莫名奇妙的两个人一脚把我车子给跺倒了,说车子现在归他们了,我不服然后就和他们打起来了,那两个人下手都挺狠,看样子都是混子
华北第一刀说:浑源城就这么大点儿,谁敢惹你们? 他们认识你吗?
小李子说:他们听过咱们几个的名字,我一说打的更狠,好像有多大仇似的。
任阳说:不给面子啊,刀哥。
小李子说:刀哥 你觉得会是谁?
华北第一刀沉默不语,
小李子说:浑源城的几位老大, 10多年来一直和咱们还算和气,  任阳  你觉得可能是谁?
任阳说: 他们能跟咱们和气?兄弟别开玩笑了,他们一个个都巴不得别人横尸街头呢,咱们倒霉他们一个个能开心的碰上恒山顶上去你信不信?

华北第一刀说:如果再让你看到那两个人你能认的出来吗?
小李子说:不认识,
华北第一刀说:我叫你哥吧,  哥 谁打你 你都不知道是谁打的?   我看有眼无珠那话用你这儿挺合适的。
小李子说:刀哥,这不能怪我, 我跟你说 要放你这儿你也不认识那是谁,
任阳说:你小子 怎么说话呢? 你这意思是 刀哥也跟你似的有眼无珠?
华北第一刀说:他不会说话,你比他更不会说话。
华北第一刀对小李子说:说说 怎么回事?
小李子说:刀哥 是这样的,那俩货,打我的时候脸上都摸了颜色,跟唱戏的似的,根本就看不出谁是谁,就现在站我面前我都不知道是谁打我的。
华北第一刀说:这样啊,那可真没办法了。   行了,都别说了,好好养伤最近你俩都先别干了,看样子有人想对咱们下手了。
任阳说:刀哥你知道是谁?
华北第一刀说:我要知道还用问你?
去吧先。好好休息。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