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源七杀 第07集 雷忠被李强捅伤 - 影视剧本 - 星海 -浑源 唱片 后宫 模特 美女 校花 尤物 论坛 大同 皇宫影视制片网

后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27
阅读:118回复:1

[浑源七杀新编]浑源七杀 第07集 雷忠被李强捅伤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8-05-15 09:35
雷忠来到一德街 聚贤酒庄,看到 李强正在和手下几个兄弟喝酒
李强说:兄弟们 以后这酒店就是咱哥儿几个的了,只要跟着我好好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从今儿个就算正式开始了。

李强手下待日辉说:强哥 这真的就是咱的酒店了?
李强说:那可不?
待日辉说:强哥 你咋这能耐呢?
常忘祖说:日辉 告诉你,咱强哥现在是有靠的人了。
待日辉说:强哥 你靠是谁呀?县长?还是公安局有人?
常忘祖说:能拿下这地盘儿,那当然是工商  和地税 国税局有人了呗。
待日辉说:你特娘跟个傻逼似的,就那几个部门儿 能把华北第一刀灭了?
李强说:行了,你俩傻逼,别特娘的在这儿瞎逼逼了。
待日辉说:强哥 你就说说吧,你到底有啥靠了,咱兄弟好能沾点儿光
常忘祖说:咱兄弟终于要翻身了,强哥你说说,到底有啥靠了?
李强说:哥告诉你们,哥的靠山说出来怕吓着你们
待日辉说:哥难不成你和县长有点儿关系?
李强说:哥儿几个都给我听好了,老子现在的靠比县长  市长都硬,
常忘祖说:不是吧?强哥 你这越说越没边儿了,怎么可能?
李强说:告诉你们,用不了多久 裤衩儿街  东关街   男顺街 东南  那将来都是老子的。
待日辉和常忘祖说:强哥喝多了,这话咱兄弟知道就行,千万别出去乱说。
常忘祖说:我当然不可能出去说这话,我不是找死呢吗我?
李强说:好小子,不相信强哥?  你不信强哥?  
待日辉说:强哥没不信你,我们信   信
李强说:真信?   是不是真信?
常忘祖说:强哥  真信,来把 啥也别说,都在酒里面,来喝一个。
李强说:好 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的靠是谁,一个个都特码给我听好了,是特娘的李强想了想说:老子不告诉你们。
常忘祖一下傻眼儿了
待日辉也傻了
李强说:是不是不信老子有硬靠了?
两个手下摇摇头说:不信
李强说:那天和华北第一刀打拳的人知道是谁不?
常忘祖说:反正是个高人
李强说:那就是老子的靠
待日辉说:哥 这次我真信了。
常忘祖说:那他也硬不过干部呀?
李强说:超尼玛,老子特娘的说了一晚上了,你特娘的还给老子磨磨唧唧是吧?老子说硬就是硬,超
待日辉说:硬  肯定硬,强哥的老大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儿。
待日辉对常忘祖说:忘祖啊,你是不是忘了规矩了,你不知道西顺街谁是扛把子了?还是咋地?还特娘的不赶紧的自罚三杯酒给强哥赔罪?
日辉拿起酒杯说:强哥 我说错话了。三杯干了。
日辉说:这就对了,强哥说东咱兄弟别向西,老大说啥那肯定就是啥,你跟强哥混,还不相信强哥 这能行吗?
李强说:还行,算你俩小子够特娘的意思。 我告诉你们,未来的浑源城就是咱的,来最后这杯干了他。
待日辉说:强哥 咱们都酒足饭饱了,下面咱去裤衩儿街乐呵乐呵?
李强说:好地方,但在乐呵乐呵之前,老子想先特娘的到裤衩儿街的风水宝地撒泡尿,兄弟们意下如何啊?
常忘祖说:裤衩街儿 哪儿来的风水宝地啊
待日辉对常忘祖说:你小子是真会说话啊。
李强说:日辉啊,这是一个很合理的问题,强哥我呢,是可以平平静静的给你们解释一下的,听好了啊,狗日的堂主,在浑源城他特娘的最牛逼,好风水好地盘儿,背靠的是北岳恒山啊,要干他,待先把他这点儿灵气儿给他冲没了。
常忘祖说:是啊大哥,华北第一刀   土匪   这几个最狂的混子都怕他,
李强说: 但我强子从此以后不尿他了,等我把东关潘俊安     东南土匪    南顺的六宁波儿都办了以后,最后一个就是他, 再让他嚣张几天。
李强对几个兄弟说:走吧哥儿几个,撒尿去啊。
待日辉说强哥 还走的了吗?  
强子说:我要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咋地 现在强哥威武了,还要强哥亲自骑摩托车?
待日辉说:我开  我开。
然后说走唠,裤衩儿街莎撒啦撒啦地。


黑煞雷忠:看到这几个出来了,雷忠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骑车就在后面跟着。
到了裤衩儿街以后
李强说:看看多安静啊,多好的空气啊
待日辉说:那强哥的意思是?
李强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专门儿到裤衩儿街啥泡尿不行吗?
待日辉说:行,  强哥   威武。
常忘祖说:哪天咱兄弟做个飞机专门儿到北京城啥泡尿,那多有面子?
待日辉说:你可别特娘的胡扯了。
常忘祖说:我又咋了?
待日辉说:给你讲个事儿,强哥你也听下可好玩儿的事情,我一哥们儿,去首都打工,他尿急了,然后就在北京的一个角落撒尿呢,被路人看到说了他几句,这小子没点儿本事但还不示弱,和人家吵开了,完了被人家北京人噼里啪啦一动揍,狠狠的摔了两耳光,消停了。
李强说:人才啊   人才啊,   哪天把这货待你强哥跟前来我看看,我特娘的摔他四巴掌,超,尽丢浑源人的脸。


这时候 李强看到远处有个黑衣人,  李强害怕的躲在几个兄弟身后说:那是个什么东西。
常忘祖说:强哥好像是个人?
待日辉说:超,  是那个煞星,遇到他就每一次能开开心心的。
李强站了出来说:煞星,黑煞?  
李强带着兄弟像坐在摩托车上的黑煞走来
李强说:女的吧?
待日辉说:大哥你咋知道的?
强子说:你没看到这摩托车都是粉色的吗?
待日辉说:强哥 还真是啊,粉色的艾   哈哈   粉色的?
黑煞说:好玩儿吗?
常忘祖说:超   强哥是个男的
李强说: 是难的吗?   哥们儿 你最爱的歌曲是不是 辉着翅膀的女孩儿啊?
待日辉说:大哥你咋知道的呢?
李强说我给你们讲啊:我以前有个同学身高185最爱的颜色是粉色,  最爱的歌曲是辉着翅膀的女孩儿
手下兄弟们都 哈哈的笑了。
黑煞说:信我能杀了你吗?
几个正在大笑的人表情一下僵住了,   李强说:兄弟你刚才说什么?  什么要杀了我?  就凭你个娘娘腔 想杀我?  孩子脑子没病吧?
黑煞说:那我再说一遍 你  你  你 你们都特娘的给老子听好了,  爷我要灭了你们,  这次听清楚了吗?
李强抓了抓头笑冷笑着说:没关系,今天就算你不说这句话,你觉得你可以走的了吗?
常忘祖说:就你 一个灭我们仨?   哥哥您喝多了吧?
李强酒喝的是晕晕乎乎的李强说:超  你妈费你妈什么话,给我上。
李强两个手下就算在厉害,酒喝的也是有点儿多的,  根本就不是现在雷忠的对手,  而雷忠轻轻松松将两个人放到在地。
雷忠走向强子,强子后台着 雷忠说:强哥,你说这可咋办呢?你手下在地上呢,你说这可怎么办呀?  呢?   嗯?
李强摘掉雷忠的帽子拿起酒瓶给雷忠的头上浇酒说: 黑煞 我超你妈,信不信我特码砸了你?
雷忠说:不信, 你今天砸一个我看看。
李强将一瓶酒倒完以后,啪的一下盖在了雷忠头上
雷忠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漂亮,  我去尼玛的给李强 脸上一个摆拳,然后又一摆拳,   又一个勾拳,然后黑煞连着一套咏春冲拳,把李强打的在后面一直退, 最后雷忠一个转身后踢,将李强踢到在地上。
常忘祖在地上喊着:你特码到底是谁?   你特娘的敢惹我们强哥,你没听说过,华北第一刀是载在谁手里的?
雷忠对李强说:趟好了 别动啊,待会儿回来我再找你玩儿, 你要乖乖的哦?小强哥。
雷忠走向了常忘祖,这个时候李强拿出了弹簧刀,悄悄的走向了雷忠。
雷忠用拳头一下下的打这常忘祖,就在这个时候,雷忠突然被猛踢了一脚,甩倒在地上,雷忠立刻站了起来,李强利马就是一刀咋在了雷忠身上。
同时雷忠说:超
这时候待日辉立刻从后面抓住了雷忠,雷忠立刻向后一肘子。
李强快速用刀再次桶向雷忠:同时喊着去死吧你。
雷忠快速打掉 李强手中的刀,又是一脚踢到了李强。
李强快速的说:今天不是他死就是咱兄弟们死,   快上。
只见常忘祖   和待日辉,酒劲儿都醒了,和雷忠打着,李强再次拿起弹簧刀,上去直接给了雷忠一刀,
李强要又桶第二刀的时候,雷忠拼命的躲开了攻击,握住肚子快速的向摩托车跑去,然后骑车就跑了。
待日辉和常忘祖最了一会儿累的不行了,然后没再追,  李强慢慢的走了过来,说追个屁呀,他特码骑的跑车,你还追?
待日辉说:大哥 这事儿怎么办?
李强说:我特娘的哪儿知道怎么办?行了,都坐会儿吧,休息休息。
常忘祖说:大哥你没事儿吧?
李强说:超 你妈的,你看老子像特码没事儿的人马?  超
待日辉说:大哥别生气了,今天都是咱几个喝多了,要不那小子早被你捅死了。
李强说:老子长这么大没受过这样的气,黑煞   你特娘的别让老子知道你是谁,总有一天 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雷忠一路握着流血的伤口回到了铺子,
小李看到雷忠身上流血,说 雷哥我赶紧打电话给白医生吧?
雷忠立刻说:不要打。
你快把店里止血的药拿给我就行, 还有绷带,还有针线,我自己弄就可以。
小李说:行吗?雷哥
雷忠说:行。
小李赶紧找止血药和纱布。
雷忠上了二楼趟在地上, 满头都是汗水
雷忠说:小李你帮我擦汗水。
小李说:雷哥 怎么样?疼不疼啊?
雷忠说:有点儿。
后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27
沙发#
发布于:2008-05-27 17:45
小李哭着说:雷哥,你不会死吧?
雷忠说:应该不会,辛亏他们今天喝的都挺多,下手还没那么准。
小李说:这特码还不准啊,都扎肚子上了。
雷忠说:他们要没喝酒的话,你雷哥早死人手里了
小李说:狗日的李强,我特码绝对不会放过他, 雷哥等我给你报仇。
雷忠说:兄弟让我省点儿心吧。我累了睡会儿。





第二天卧虎打电话给李强,  强子 你特码干啥呢? 这都几点了 快出来有事儿和你说。
李强说:虎爷啊,   我今天不舒服,等再说吧
卧虎在电话里又说:我和你讲正事儿呢,咱商量下怎么对付男顺街的潘俊安吧。
李强说:超   我特码都快死了,你还逼逼逼,  逼你妈了个逼呀, 超,  我特码说了不过去 你没特码听到啊,超。
卧虎说:强子  你狗日的吃枪药了吧?




卧虎挂掉电话,去了 李强的铺子,  只见李强的两个手下在外面坐着。
卧虎问:你大哥呢?
常忘祖 说:昨晚被黑煞给暗算了,在家趟着呢。
卧虎说:他没事儿吧。
常忘祖说:没事儿
卧虎说:到底咋回事儿啊?你仨社会闯荡这么多年干部过一个黑煞?
待日辉说:现在好不容易跟强哥混出名堂来了,昨晚不是高兴吗?我仨喝的有点儿大了
卧虎说:这光天化日之下 黑煞就直接在这儿把你们灭了?
常忘祖说:虎爷,您说话也太 那什么了?
卧虎说:怎么? 我说话还不爱听了?
常忘祖说:哪儿啊,虎爷教训的有道理, 不过我们几个确实喝的走路都困难了。
卧虎说:那黑煞就没把你们杀了?
待日辉说:刚开始是晕的厉害,不过后来在打斗中我们酒醒了点儿,不然昨天真差点儿载在那个黑煞手里。
卧虎说:身上都带家伙没?  
待日辉说:没待。
常忘祖说:还好强哥当时有个酒瓶和一把刀子,把黑煞给捅了。
卧虎说:还待是李强啊,   好好跟你强哥学者吧,  就你俩这样,不知道特码哪天被谁灭了。
常忘祖说:哦   知道了。
卧虎说:你俩待着吧, 那我走了。
两小弟说:虎爷慢走。


待日辉说:忘祖,着特码虎爷也太特码的牛逼了吧? 这说话挺冲的啊
忘祖说:没办法的时期,咱强哥现在都待叫人一声虎爷。
待日辉说:谁叫人家有钱呢。
忘祖说:放心吧,咱强哥  把谁放在眼里过?
待日辉说:那强哥 现在也不敢和卧虎翻脸啊?
忘祖说:现在是不敢  可不代表以后不敢啊,强哥是谁,  西关老大华北第一刀 够厉害了吧?不照样差点儿死在强哥手里?
待日辉说:哦   就是。


卧虎又打来电话了:强子接起电话说:虎爷     虎祖宗  大哥 能别打电话了吗?  我今天真特娘的不舒服,我求你了。
卧虎说:刚才我去过你谱子问过你兄弟了,知道你被黑煞干了。
李强说:虎爷   我真服你了。  你特码知道我被人干了  还不停骚扰我?
卧虎说:行啦  出来吧,   你屁事儿没有,还砸了人家一酒瓶 捅了人家一刀
李强说:行 行行行 流河等着。



李强骑车去了柳河,卧虎早已在那里等着啦
卧虎问:强子  你啥情况?
李强说:超特娘的,我靠,  又被娘的黑煞坏了心情了,闹的老子心里不痛快,我靠。
卧虎说:强子 只要那小子跟咱们作对,迟早有一天能查出他是谁,你没必要为那货难受啊。
李强说:超他妈的,老子啥时候受过这气,特娘的都两次了,这狗日的别让我知道他是谁,我哪天飞特娘的将着狗日的来个满清十大酷刑,超。
卧虎说:对于这个黑煞 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强子说:看样子不像江湖中人啊,要特娘的是混子,老子早特码的挂了
卧虎说:如果不是江湖中人他为什么老是和咱们兄弟过不去呢?
李强说:谁特娘的知道,脑子有毛病我超。   唉   虎爷  别提了,我是真给气死了。
卧虎说:行了,咱还是想想下一部该收拾谁吧?
李强说:华北第一刀那帮人不找了?
卧虎说:找是待找,但咱们也待尽快解决其他帮派。
李强说:日本人怎么说?
卧虎说:强子 你别等人家怎么说。
李强说:哦  
卧虎说:小鬼子特娘的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啊, 大东亚共荣,他还真能和咱和平相处?
李强说:嗯,就是
卧虎说:要他特娘的能好好过,也不至于从古到今一而再 再而三的挑衅咱中国对不对?
强子说:行了 虎爷 我都明白了。  
卧虎说:明白就好,别说我卧虎推着你去送死。
李强说:虎爷 你就说下一部咋办吧?  办谁?你一句话。

虎爷说:我看浑源城目前几个有头有脸的混子,南顺的刘宁波还比较好对付一点儿。
李强说:虎爷 别管是谁,这次你能不能搞到枪。
虎爷说:我还没来的急和日本人说
李强说:大哥,兄弟特码的跟你混是为了发财,不是特码的为了玩儿命 你懂吗?
卧虎说:强子你放心,这次肯定万无一失,我保证不会像上次那样了。
李强说:我跟你把华北第一刀灭了,地盘儿是有了,兄弟我感谢你。可你这一次次要灭的人可都越来越不一般了。

卧虎说:强子 你这样说话可就没意思了,有些事情不用你说,哥哥我会想着你的。
李强说:行  你知道就好。
卧虎说:你看你着本来好好的 说着特娘的屁话干什么?
李强说: 行   虎爷 兄弟说错话了,我跟你道歉,我心情不好你理解点儿。
卧虎说:我特娘的 好几十万的铺子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就那铺子哪瓶红酒不值个几百块?
李强说:  行 行行  我知道了,  这个别 提了,下面就说 你有什么计划吧?

卧虎说:唉!这个黑煞一直找咱们麻烦
李强说:他不是爱行侠仗义吗?   这次就联合南顺刘宁波演出戏让这个黑煞上当,到时候咱们三大帮派一起把他灭了。
卧虎说:行也该和宁波商量下咱们发财的大计了
李强说:那我打电话吧。
卧虎说:让他现在到这里见面。
李强拿出手机,拨通了宁波的电话说:宁波,你现在到一下电影院这里
宁波说:啥事儿啊?
李强说:超,叫你出来说几句话不行啊?
宁波说:行啊
李强说:那你 现在过来吧,我和虎爷等你呢。
宁波说:还有虎爷啊,那好事儿呗?
李强说:费特码什么话,没好事儿 兄弟们能想到你?
六宁波说:好,那就这样,我待会儿就到。


李强   卧虎在柳河公园儿等着
宁波儿来了
宁波笑着说:哎吆喂,虎爷    强子,好久不见了呀,最近你们特码的都忙啥呢?
李强说:坐  坐下说。
虎子说:来来来  宁波儿  快做下,今天哥哥我 有事儿和你商量。
宁波说:虎爷 有啥事儿您说呀,咱兄弟还用的着这样客气?一个电话不就行了?还待您虎爷亲自出来见我?
卧虎说:宁波儿啊,这话说的,咱哥儿几个都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了,这么好的关系哥哥我见见你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宁波儿说:强子,听说你特娘的最近混的不错啊。
李强说:唉  哈哈 看来道上的兄弟都知道 我李强现在翻身了?
宁波儿说:有前途啊 兄弟,听说你特娘的把华北第一刀都给灭了?
李强说:宁波儿啊,这事儿,就别提了。
宁波儿说:怎么能不提呢?  说说
李强说:这事儿那多亏虎爷安排啊,就我西顺这几个混子 哪儿能灭的了华北第一刀啊。
宁波儿说:虎爷  啥情况啊?  你俩这含含糊糊的,拿兄弟我当外人啊?这是?
卧虎说:宁波儿,哥哥我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你干不干吧?
宁波儿说:那您虎爷也待告诉我怎么个发财吧?
卧虎说:强子的今天你看到了吧?  聚贤酒庄,现在他的,   就他强子现在身价  没个上百万 几十万的不是问题吧?
宁波儿说:嗯   这事儿我知道。
卧虎说:强子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只要你跟哥哥干,我特码的包你发大财,我就问你一句敢不敢吧?
宁波儿说:虎爷 你这说的跟他妈的要上前线打仗似的,我有什么不能干的呢?
卧虎说:你就给句准话,你干不干?
宁波儿说:贩毒?
卧虎说:没错儿,我手里会有一大批高纯度病毒,哥哥我有这好机会先想到你们俩。
宁波儿说:好事儿啊。  我什么时候拿货,下一步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卧虎说:好,后天会有一批新货到浑源,强子你还是负责华北第一刀的下落防止他们捣乱,
李强说:好,这个没问题,只要他华北第一刀还在浑源城,我一定把他挖出来。
卧虎说:宁波儿你利马布置浑源县的安保工作,在各个去外地的出口必须都要有我们的人,必须保证货物安全交易,
宁波儿说:好的 没问题
卧虎说:这次的交易只要出了事情,我们三个 都可能会掉脑袋,明白吗?
宁波儿说:什么?
卧虎说:如果你说你现在不干?  宁波儿道上的规矩你刘宁波儿不是不懂吧?
宁波儿说:哦  哦  虎爷  明白明白,不是那个意思。

卧虎说:宁波儿毒品到手以后在男顺街 和西顺街   西关街三个地区供货的事情由你来处理。
宁波儿说:这个简单。
卧虎说:简单?要是你遇上黑煞 就不简单了。
宁波儿说:黑煞算什么东西啊,李强能让他白刀子进,我就能让他红刀子出。
虎爷说:宁波儿有前途啊
宁波儿说:虎爷 那这事儿就这么订了。   强子听说你昨晚刚被黑侠给闹了?
李强说: 超特娘的,说起这儿就特娘一肚子火,他特娘的就是一个煞星。
宁波儿说:讲讲
李强说:这货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我和虎哥上次灭华北第一刀的时候就是让这人给闹走的。
宁波说:看样子这货是盯上你们了。
卧虎说:宁波儿以后这个黑煞星就是咱们三个人的事儿了。
李强说:昨晚趁特娘我和醉酒把我和手下小弟可好揍,要不是酒醒点儿,今天能不能见到二位还真不一定了。
卧虎说:这货神龙见首不见尾,到现在不知道狗日的到底是谁?
宁波儿说:前段时间我就听说过这个黑煞揍丁力  任阳的事情。
李强说:这几天 兄弟们大可放心,黑煞让我捅了一刀,近日他不会出来捣乱的。
卧虎说:这个黑煞    和华北第一刀 不管是谁只要不和咱们一道的该灭就特码都给我灭了。
宁波儿说:虎爷 是不是有点儿太绝了? 咱差不多就行了吧?
虎爷说:不   不 不   宁波儿啊,你不是不知道虎爷我的为人吧?  我可不喜欢给自己日后添麻烦,不怕你笑话,哥特码就怕哪天狗日的华北第一刀再特码翻身反咬哥一口,要灭就要灭的赶紧,不管他在哪里,就算是天涯海角我都待清楚掉他,你明白吗?
宁波儿说:虎爷威武。
李强说:宁波儿,只要咱兄弟们好好合作,未来的浑源城就是咱的,生意是咱兄弟的,保证你下下辈子都花不完的人民币。
卧虎说:老子要让浑源城变成第二个金三角,老子迟早有天做这里的总司令   土皇帝。
宁波儿说:要不说 在江湖上行走,见了菩萨敬三分   见了虎爷敬7分呢。  有道理  有道理

小李和雷中在屋子里坐着,小李说:雷哥看样子最近卧虎 李强的动作越来越大了
雷中说:那就让他闹吧,我说过的,李强我早晚有天待好好收拾他。
小李说:满大街天天到处找华北第一刀,他还不醒,你说这咋办呀?
雷忠说:等他醒了 赶紧送走就是。

小李说:雷哥以你个人根本就没可能干的过李强卧虎团伙。
雷忠说:那我能咋办?啦着别人送死?
小李说:我觉得现在闹的这个地步,该和华北第一刀联手。
雷忠说:等他醒了再说吧。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