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源七杀 第08集 华北第一刀苏醒 - 影视剧本 - 星海 -浑源 唱片 后宫 模特 美女 校花 尤物 论坛 大同 皇宫影视制片网

后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27
阅读:111回复:2

[浑源七杀新编]浑源七杀 第08集 华北第一刀苏醒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8-05-25 16:40
雷忠说:一刀 怎么样了?
小李说:他没事儿,还在那儿睡着呢。

这时候趟着的华北第一刀渐渐睁开了眼睛, 咳嗽了几声,  很痛苦的表情。


雷忠对小李说:我先上去看看他,你就在这儿看铺子吧,  有事儿我叫你。
华北第一刀看到雷忠过来了
华北第一刀说:那天大战是你穿黑衣服救的我吗?
雷忠说:前几天你刚好趟在我家门口这儿,我一看是你就赶紧把你背上来了
刚好我和白医生也挺熟的,这几天都是她帮你治疗的伤口。
华北第一刀说:哦      那白医生呢?
雷忠说:对对对,  我赶紧给他打电话,
雷忠拿起电话,打给了白医生说:白医生,   刀哥醒来了
白医生说:雷忠怎么了?好的  我马上过来
白医生来到铺子以后 小李说:雷哥在上面呢
白医生说:嗯
白医生上楼了,雷忠说:白医生刀哥他醒来了。
白医生说:一刀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刀说:没事儿,   丁力   和任阳他们都怎么样了?
白医生说:他们没事儿,现在都离开浑源城了。
一刀说:哦 这我就放心了。
白医生说:这几天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先,过几天 我安排你去其他地方。
一刀说:  谢谢了。
白医生说:你应该好好感谢的人主要是他,   他叫雷忠,也是我多年的老客户了。
一刀说:谢啦  兄弟。
白医生说:他年龄可比你大多了,又是你的救命恩人,以后可待好好相处。
一刀说:嗯   只要用的着我一刀的地方 以后你尽管开口。
雷忠说:刀哥您抬举我了,谢谢刀哥
白医生说:行了,一刀  你躺下好好休息吧,现在伤口都还没好,不要说太多话
雷忠说:嗯  刀哥  您休息
一刀说:好  好的   谢谢
白医生说:走吧  雷忠  咱们下去吧。
雷忠说:哦
下了一楼以后
雷忠说:小李水壶里还有没有水?给白医生倒杯水
小李说:哦    
小李拿起水壶,说嗯有的,一边拿着纸杯倒水。
白医生说:雷忠   华北第一刀的一个手下叫崔飞的  昨天被人杀了,你听说没?
小李说: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早听说了。
白医生说:这个事情你没有告诉一刀吧?
雷忠说:他刚一醒来我就通知你了。


一刀正在努力的起来打算上厕所,一刀艰难的走着,走到楼梯着一刀听到了  雷忠他们的对话,一刀艰难的走着,一刀满眼都是泪水,
白医生说:崔飞被杀的消息千万不要告诉他,等过段日子他的伤势好了以后再找机会和 他说吧。
雷忠说:哦 我知道了
就在雷忠说话的同时,华北第一刀不小心把楼道的拖把弄到了发出了声音,
雷忠和白医生,小李赶紧站了起来  看到一刀就靠在墙上,
一刀说: 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崔飞他真的死了?
华北第一刀满眼都是泪水,
白医生说: 嗯   是的  崔飞他死了,但没人知道是谁杀的。
小李说:这还用想吗?肯定是李强,卧虎。
雷忠看了小李一眼,
小李不好意思的说:那你们先说,我出去站会儿,
雷忠说:刀哥你别听他吓说
 华北第一刀哭泣着说:崔飞他跟了我十多年,跟着我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也没有风光过,他怎么就能死了呢?
白医生说:一刀别哭了。  人死了活着的人还待好好过。
雷忠说:白医生别却他了,就让他先哭会儿吧,
雷忠对一刀说:崔飞从七八岁开始就是我的结拜兄弟,他的离去我和你一样难过,你现在身负重伤,想要报仇必须养好身体尽快恢复才行。
白医生说:一刀,你先冷静冷静吧。

看到华北第一刀那么伤心,雷忠忍不住也难过了起来,突然伤口一痛
白医生问:雷忠你怎么了?
雷忠说:没事,看到刀哥伤心 我也开始又难过了。
白医生说:一刀是自己人,他的年龄也没有你大,以后别刀哥刀哥的。
雷忠说:哦 好的
那以后就:一刀兄弟了。
白医生对一刀说:人家可是好心好意照顾了你很久了,你以后也别总是你你你的叫了。  他叫雷忠,以后就叫雷哥就行了。天天别没大没小的,   七八十岁的老头儿都待叫你刀哥。
华北第一刀说:我知道了,我电话呢?
雷忠说:就在你休息那件屋子里放着呢
华北第一刀说:麻烦你帮我拿下。
雷忠说:好的
雷忠拿来手机递给华北第一刀
一刀拿出电话打开手机后拨通了  任阳电话
任阳正在神头村的水库和手下们坐着,看到华北第一刀的电话特别激动
连忙接起电话:刀哥  你在哪儿?
华北第一刀说:我在浑源县的录音棚里待着,我没事儿,你在那里?
任阳说:我躲到神溪村这里了
华北第一刀说:丁力现在在哪里
任阳说:我不知道。刀哥我想见你。
华北第一刀说:我知道了,任阳你暂时躲在那里,我去找机会去见你,你不要在浑源城出现,现在李强 卧虎的人到处再找我们。

小静给白医生打来了电话,小静说:姐你在哪里?
白医生接到电话说:我在外面帮人看病呢
小静说:你就告诉我 你现在在哪里  行不?
白医生 看了看一刀笑着说:在录音棚。
一刀问白医生:是什么人要来?
白医生说:你觉得还能有谁?
一刀说:我知道了,是小静。
一刀摸着自己的眼睛,这下真完了。
没一会儿小静来了。
小李问:姑娘 你找谁啊?
小静说:我找你大哥华北第一刀。
小李说:你大爷才华北第一刀呢
小静说:小兄弟当心我叫你大哥收拾你哦? 我可是他的老同学了。
小李说:我是你大爷的救民恩人。
小李说:行了,别说了,上去吧。
小静一上来就特别温柔呵护的说:一刀啊, 你咋样了呢》?疼不疼啊?你看你天天就是不小心,你看看满身都是伤,不过我喜欢  哈哈。
一刀说:白静啊  ,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呢?
小静说:你猜啊
一刀说:任阳。


白医生说:他们现在肯定是不方便和你见面
一刀说:我想也是,外面风声一定很紧啊,我该咋么办呢

白医生说:雷忠 你看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大家都是自己人。
雷忠说:这事儿简单啊,我去找辆车,送你们过去不就行了。
一刀说:这个是简单,可是下一部我要怎么才能杀回浑源城啊。
雷忠说:刀哥您现在都这样了,还想着杀呢?
白医生说:雷忠  别这样说话。
雷忠说:我的意思是,咱起码先待把伤养好吧?
白医生说:一刀 有个事情 我不想隐瞒你
一刀说:你说
白医生说:你的手臂严重韧带受伤,以后补能再做大的剧烈运动
一刀说:拿我以后还能耍刀吗?
白医生说:我说的剧烈运动就是这个意思。
雷忠赶紧插话:  一刀兄弟  没事儿,咱这个手臂不成 不是还有另一个手臂吗?
一刀微笑了一下说:谢谢你的安慰,没关系,我一刀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打败的人,雷哥说的对,我还有另一个手臂。
雷忠说:那我现在赶紧去找车,你们等会儿。
小静说:一刀没事儿 就算你两个胳膊都不能剧烈运动,我也会一如既往的照顾你的。
一刀说:那个小静啊,  我看你找点儿回家吧?不然你爹又该骂我了。
小静说:我不回, 我都多久不见到你人了
白医生说:小静听话,回家吧,不然你爹真该急了。
小静说:那好吧, 姐姐我可把一刀托福给你了哦,要是她受伤,我就天天念经烦你。
白医生说:好好好,我知道了,但关于一刀的任何消息,你不能和任何人透露,你能做到吗?
小静说:没问题啊。  那我走了。
白医生说:走吧
小静又说:一刀我走了。
华北第一刀说:哦  哦哦
小静走了以后说:我这辈子没怕过谁,唯一害怕的就是您家这姑娘。
后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27
沙发#
发布于:2008-06-07 20:48
雷忠   开着车子   啦着华北第一刀出发了,在路上他们看到很多的路口都有社会人员,
雷忠的车子被拦住了,社会青年说:下车检查检查吧?  我们是南关卧虎   和东关六宁波儿的人。
雷忠说:哦   两位兄弟是虎爷的人啊?  来来来 兄弟们先吃根烟
两个手下说:去哪儿呀?
雷忠说:我兄弟在工地盖房,受了重伤,可能不行了,咱们县里人民医院不敢收了,我带上护理医生这不赶紧要去大同医院看看嘛。
你这儿有病人?
雷忠说:我和你们虎爷矫情很深,上次你们灭华北第一刀我还出力了,他们打拳的时候我给当的裁判,虎爷他们才把华北第一刀胳膊打断的啊。
两个手下说:哦  哦哦   认识虎爷啊。
雷忠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几百人民币  递给了两位兄弟,说 哥们儿通融下,我这病人不能耽误啊,时间长了会有生命危险啊。
两位手下拿过钱,
雷忠说:兄弟们在这儿站好几天怪辛苦的,留着买包烟吃个饭什么的,别客气。
两个手下说:谢兄弟了啊。
拿我待赶紧走了,这病人不能耽误啊。
两个手下说:对对对   待赶紧  去吧去吧。
雷忠赶紧开车离开了。

他们神头水库这里,   任阳看到远处来车,
任阳说:兄弟们拿好家伙。
看到车子停在了他们前面  车子里下来的是华北第一刀。
任阳赶紧跑了过来说  刀哥你还好吧?

华北第一刀说:还死不了
一刀向前面走着说:崔飞死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白医生在后面走着,任阳赶紧跑过来说:白医生,小静她还好吧?
白医生说:好着呢,天天活蹦乱跳的,刚刚还非要跟着来呢。
任阳说:哈哈   那就好,我挺想他的。
一刀说:任阳你能不能有点儿前途?
任阳说:就刀哥你有前途哈哈。
白医生说:一刀  你们几个先聊着,我到那边儿吹吹风,
一刀雷忠都点头说,好的   白医生那你去忙。
雷忠说:现在 卧虎  李强  刘宁波经常来往,我觉得你们以后的处境会特别难
任阳说:刀哥  这位兄弟是?
一刀说:哦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他是崔飞的小学同学,上次打拳的时候你们见过。
任阳说:哦 我想起来了,  那个裁判是吧?
雷忠说:嗯   没错儿 那天是我。
一刀说:以后叫雷哥,他是我救命恩人。
任阳说:按雷哥这样说的话,我觉得他们会不会是有什么大的行动呢?
一刀说:会不会是针对我们呢?
雷忠说:我觉得不会,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别建议
一刀说:你说  没事儿
雷忠说:现在你们西关已经都是他们的地盘了,他们再针对你们完全没有必要,我觉得应该是有更大的事情。
任阳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了,闹不好是贩毒的大买卖。
华北第一刀说:我最讨厌的就是毒品
雷忠说:是啊,如果是特别大的毒品买卖那样会祸害更多的浑源百姓。
任阳说:以前卧虎小打小闹,都是江湖上混的,咱没什么说的,现在他这样对咱,我是咽不下这口气。
雷忠说:如果真是贩毒的大买卖,他们要灭掉你们,那就是必须的了,不然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意。
任阳说:超,  原来卧虎那老小子,一直是想算计我们啊
一刀说: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这个正常。    一刀看着雷忠说:雷哥 目前在道上你是生面孔,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帮组一下我们呢?  
雷忠不好意思的样子说:我能做什么呢?
华北第一刀说:雷哥,其实也不是帮组我们,我是想说,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帮组咱们浑源县百姓呢?你想如果他们要把很大一批的毒品运到浑源城的话,咱们整个浑源的人就都活在毒品的世界里了。
雷忠说:既然是这样,这个道理我懂,   那这样吧,我化妆进入卧虎集团,调查一下。
华北第一刀说: 只要你需要我们帮忙的时候,随时打个招呼就行。
 雷忠说:好的   没问题。
华北第一刀说:  就这样吧,我就不跟你回去了,雷哥你们先回吧
雷忠说:一刀兄弟你着身体  
雷忠喊白医生说:白医生走了
白医生过来说:一刀你不回去?
一刀说:不拉,我待和兄弟们在一起
白医生说:在外面能行吗?
一刀说:我待尽快恢复身体,也待好好练习刀法。
白医生说:那好吧,有什么不舒服的,随时联系那我们走了。
上车以后,白医生说:雷忠 刚刚咱们从那边走过来,现在如果再回去不行吧?
雷忠说:路不只那一条,咱走小道。
白医生说:还有小道?
雷忠说:这路我走过一次,不知道能不能走对,试试吧。
雷忠他们回到了城里。


卧虎和六宁波儿在街上转着,卧虎说:宁波儿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宁波儿说:虎爷放心好了,各个出口都已经安排了我们的人,不管他是什么华北第一刀   还是黑煞 只要是觉得很可疑的人,兄弟们都不会放过的。
卧虎说:跟你小子办事儿,虎爷我更特娘的有安全感。
宁波儿说:哎吆虎爷看到没?如花似玉水淋淋的小娘子唉。
卧虎说:哪儿呢?  哪儿呢?  
刘宁波儿说:看到没?  前面   前面
卧虎开始唱歌了:
你是谁  你是谁
可是我当初的小妹妹,
看不到脸上红霞飞,
只见你双眼装满泪水
  是谁让你的心儿碎,
谁让你有话说不出嘴。
你说你一切都如意,
难道只是为了把我安慰
傻妹妹 傻妹妹  
你又把我当成是谁。
是否在心里把我归罪。
傻妹妹 傻妹妹
哥哥的话你可记心扉



雷忠开着车 啦着白医生,  前面这两个人摇头晃脑的唱这歌儿

雷忠说:这俩人怎么在路上慢悠悠的唱歌呢,实在是太讨厌了。雷忠按笛声 不管用
白医生说:让他唱吧。雷忠说:可这演太慢了吧
雷忠说:遇到这样的事情忍忍吧,咱大不了  停车等它半小时。雷忠说:不对啊,  这俩货好像是在调戏小姑娘。
白医生一看:哎呀,  是小静,  怎么办?雷忠说:我下去收拾这帮混蛋。

你是谁  你是谁
可是我当初的小妹妹,
看不到脸上红霞飞,
只见你双眼装满泪水


歌曲唱到这时
雷忠手拿棒球棍   在后面喊了起来, 超你妈的,干什么呢?  听到没有前面那两人,那胖子你唱什么唱?卧虎拿出手枪向天上开了两枪 打着节奏。卧虎继续唱着  是谁让你的心儿碎,
谁让你有话说不出嘴。
姑娘一回头,大声一叫  啊的一声,赶紧把腿就跑。
卧虎看着姑娘远去的身影唱着,  雷忠这时赶紧把棍子一扔。跟在卧虎后面也唱着。
你说你一切都如意,
难道只是为了把我安慰
卧虎的表情非常的伤感。姑娘跑了,卧虎停下了动人的歌喉,拿着枪转身指着  雷忠说:刚刚超你妈的谁特码叫了?
雷忠说:虎爷  虎爷 是我是我,  兄弟实在不知道是老哥你啊,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我错了我错了, 大哥 绕我一命
卧虎说:我超你妈,
的同时一脚踢在了雷忠肚子上,雷忠一下子趟在了地上,坏老子好事儿,超你妈的,卧虎拿起枪靶子直接给雷忠肩膀上就是一砸。
雷忠差点儿晕到,  握住肚子和肩旁说:大哥,我错了,我刚刚真不知道是您。  虎爷咱俩认识,你忘了上次你们打华北第一刀我还给当裁判了。
刘宁波儿说:虎爷算了算了,都在大街上,待会儿围多了人就不好了,再说你这儿还有枪,算了吧。
卧虎说:超,   原来是你小子。
雷忠说:虎爷您还记得我?
卧虎对六宁波儿说:要不是这小子当裁判哪天或许还灭不了华北第一刀。
六宁波儿说:还不赶紧谢谢虎爷?
雷忠说:谢虎爷 不杀之恩
卧虎说:这话说的,都自家兄弟,以后跟我混吧。
雷忠说:  虎爷其实兄弟我一直都有这个想法呢,就是不敢向虎爷您开口。
卧虎说:行了,赶紧开车去处理伤口吧。
完事儿过来找我就行。

雷忠说:两位大哥那您二位继续唱歌。  我走了。
雷忠上了车以后,白医生说:雷忠怎么样?
雷忠说: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有点儿疼
白医生说:赶紧走吧
雷忠说:好的
雷忠握住肚子开车赶紧离开了,
白医生说:雷忠刚刚多愧有你啊,要不小静那死丫头,真是要有麻烦事儿了。
雷忠说:白医生没事儿,就算不是小静这事儿我看到了一样会上,白医生你现在是回家?还是去哪里呢?
白医生说:我转会儿商场。
雷忠:开车到了地方后把白医生放下


雷忠在一德街给小李打了电话: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赶紧过来。
雷忠说:小李
小李说:雷哥你咋又受伤了?
雷忠说:伤的漂亮,告诉你个好消息。从今儿个开始老子以后就是社会人儿了。
小李说:你跟人混社会了?
雷忠说:那是
小李说:雷哥,你不是吧?  你跟谁混了?
雷忠说:浑源城还有谁玩儿的凶啊
小李说:裤衩儿街堂主?
雷忠说:那特码是神
小李说:那不然就是东南的土匪了。
雷忠说:行了,再说你一个个都说完了,  我不是和你说过有收拾李强和卧虎那俩孙子吗?
小李说:是啊,说过,但你没说你加入黑社会啊。
雷忠说:我这叫卧底,  潜伏看过吧?  我现在就是潜伏在敌人内部的一把利刃知道了吧?
小李说:雷哥 你这造型也不像个社会人儿啊,一脸忠厚咋看都像个精忠报国的人。
雷忠说:人靠衣装 佛靠金装,我立马换个花衬衣,穿的邋遢点儿就像痞子了。
小李说:雷哥   你还待闹跟金链子,待粗点儿。
雷忠说:闹那么花干啥呢?
小李说:雷哥,你之前可和李强那帮人都有过接触
雷忠说:嗯 是啊   和那帮货打过。
小李说:所以你必须待彻底的变成流氓那样,才不会被人怀疑。
雷忠说:哦  你说的又点儿道理,那我改改。
小李说:雷哥 和他们混 很危险的,要不我和你一起吧,咱互相好有个照应。
雷忠说:没比要吧?你还是安安生生过你的好日子吧,别跟我瞎混。
小李说:雷哥  你到卧虎那边到底是想干啥?
雷忠说:我要把他的毒品全毁了,让他倾家荡产,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小李说:人家卖人家的毒品,你说你一天到晚老给人家捣乱干什么呢?  你图个啥?
雷忠说:小李,你这话说的,那毒品可是卖给老百姓的啊,是害人的东西。
小李说:那是人家国家的事, 国家有公安呢。
雷忠说:有国才有家,我们老百姓更应该爱护自己的祖国和家乡,维护一个和谐的生活人人有责。
小李说:哦,我懂了, 我也想成为七杀那样的大人物,像关羽那样,雷哥你就带我一起吧。

雷忠说: 兄弟这次真不行。
小李说:雷哥你瞧不起我?
雷忠说:小李不是这意思, 你也知道 我干的都是什么事情,这都是在玩命呢,兄弟真的别为难我。
小李说:行,我知道你啥意思,我走了。
雷忠说:小李  
小李根本就没有回头,快步走了。
后宫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627
板凳#
发布于:2008-06-11 16:24
小李找到了刘宁波,宁波儿正在和卧虎划拳喝酒,刚好六宁波儿输了
卧虎说:宁波儿你又输了,  小李直接走了进去不小心闹倒了凳子,宁波儿说:我超你妈谁特码这么不长眼,找死呢?
小李说:波哥,我想跟你混,当你小弟。
宁波说:我超你妈,什么人都特码想跟我混?
小李说:波哥 给我个机会。
刘宁波儿说:小子先把衣服脱了,让爷看下你有几量肉
小李说:哦


二话没说脱了,  小李摆了个健美的姿势。
刘宁波儿说:小子  你太嫩华北第一刀那大刀见过吗?
小李说:见过,
宁波儿说:扛的动吗?
小李说:估计拿不动吧?
宁波儿说:估计? 还用的着估计吗?  小子回去吧,社会不是那么好玩儿的。
小李还站在那里不走。
刘宁波儿说 虎爷来继续
两个人继续划拳, 宁波儿说:虎爷这次你输了,喝喝喝。
卧虎看了一眼小李,   刘宁波儿也回头看了一眼小李
宁波儿说:我说过的话一向从特娘不说第二次没特码听懂是咋地?
小李说:波哥 给个机会。
宁波直接拿出一包白粉倒在了盘子上,把它全特码吃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 小子 行吗?
小李说:我吃。
小李拿起一盘子就干了。
宁波说:超,小子够气魄。  有前途,从今以后你就是哥的人。
小李说:谢波哥, 小李  特别难受的抓住脖子。
卧虎说:超你妈六宁波儿  你特码的也太狠了
刘宁波儿说:死不了
卧虎说:要特码他在老子这儿,老子怎么办?
小李痛苦的表情摇摇晃晃的  还在拼命的摇头。
刘宁波儿拿起一桶水全部浇在了小李身上
宁波儿说:自个儿去用水桶一桶桶的给身上浇
小李说:谢大哥。
小李晕晕乎乎的走进了卧虎家的院子把头转进了水桶,然后一桶桶的给身上浇着。
然后摊到在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雷忠来了,虎爷:我来了。
卧虎说: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雷忠说:大哥我叫雷忠。
卧虎说:好小子,来坐下喝一杯。
雷忠说:大哥我坐下合适吗?
卧虎说:以后都是自己兄弟 没什么不合适的。
刘宁波说:好小子 有前途,你特码还真敢来? 知道我们都是干什么的吗?
卧虎说:超,你特娘的说的是屁话,浑源城谁特码不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
雷忠说:波哥  我知道 知道。
刘宁波说: 知道你特码还敢来?
雷忠说:我一直也在道上混,就是没什么名堂,大树底下好乘凉嘛,跟着虎哥  波哥将来肯定有前途。
刘宁波说:超   你小子会说话
刘宁波对虎爷说:虎爷 你这兄弟可以啊?
卧虎说:要特码没有他,华北第一刀能载在老子手里?
刘宁波儿说:有前途,  兄弟跟波哥混,只要波 哥有的  你小子都会有。
卧虎说:  我超你妈刘宁波儿,你特娘的里面还趟了一个马仔,现在你特娘的又惦记雷忠?
刘宁波儿说:那就是一二球,连华北第一刀那大刀他都拿不起来,还想混社会?别开玩笑了  虎爷
卧虎说:超,  好好一个年轻人,都特码快让你弄死了,你狗日的还说这风凉话。
卧虎对雷忠说:来来来  忠子 你也喝一个。

宁波儿 你不进去看下你那个小弟?
宁波说:抗的过去才算我的人,要死了,待会儿让人拉走扔了就行了,不给你虎爷找麻烦。
卧虎说:超你妈 的刘宁波,你特码说的什么话,人死在我家?你狗日的说不给我找麻烦?
雷忠说:大哥,不然我进去看看?
卧虎说:去
雷忠进去一看是小李。
雷忠喊 小李  小李
小李眼睛瞪的特别大,像打了毒药一样  
雷忠说:怎么是你?
小李一直抽筋一样摇头,乱动。
雷忠说 走走走
雷忠硬把小李拖走了。

卧虎说:雷忠 那小子没死吧?
雷忠说:没死
卧虎说:那你赶紧把他先送走,别特码给他家里送,给我惹麻烦知道吗?
雷忠说:大哥你放心吧。
卧虎说:宁波,你小子真特码太毒了。
李卧虎说:不是什么人都能跟我六宁波混的。
卧虎说:超   我特码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你身边就没一个愿意跟你干的,毒   真特码毒。
雷忠说:大哥那我就赶紧走了。
卧虎说:赶紧走 赶紧走
然后卧虎又对着刘宁波说:超你妈,你特娘真行, 老子真服了。
游客


返回顶部